图片 3

有关于温峤的轶事典故是什么样的 历代对他的评价如何

温峤,字泰真,一作太真,太原祁县人。东晋名将,司徒温羡之侄。

庾敳性喜敛财,遭到温峤的弹劾,反而盛赞温峤:“森森如千丈松,虽礧砢多节,施之大厦,有栋梁之用。”

温峤妻子去世。他的堂姑刘氏,因战乱和家人失散,只有一个女儿,美丽聪慧。堂姑嘱咐温峤给女儿寻门亲事,温峤私下已有自己娶她的意思,就回答道:”好女婿实在难找,像我这样的如何?”堂姑说:”战乱中得以生存,就足以告慰我的后半生了,哪里敢奢望你这样的人呢?”事后没几天,温峤告诉堂姑:”已经找到人家了,门第还算可以,女婿的名声职位都不比我差。”随即送了一个玉镜台作为聘礼。结婚行礼后,新娘拨开团扇,笑道:”早就怀疑是你,果然不出我所料!”

图片 1

元代关汉卿的《温太真玉镜台》,明代朱鼎的《玉镜台记》,京剧中的《玉镜台》都取材于温公却扇的故事,只是情节做了不少改动。

温峤喜欢说些轻慢放肆的话,卞壸以礼法之士自居。两人有次在庾亮处,互相抨击。温峤说话粗俗不堪,庾亮慢吞吞的说:“太真整天出言不俗。”

温峤官位不高时,经常和扬州、淮中一带的商人赌博,而且常常赌输。有次输得很惨,赌完回不了家。他和庾亮关系很好,便站在船上大声喊庾亮:“卿可赎我!”庾亮立刻送去赎金,温峤才得以脱身。这样的事发生过很多次。

王敦之乱时,朝廷军队尽皆败归,司马绍打算亲自领兵出战。温峤拦马进谏:“臣听说善于作战的人不轻易发怒,善于取胜的人往往不是凭借武力。殿下身为一国储君怎能以身犯险而置天下于不顾。”司马绍这才作罢。

王敦攻破建康后,见司马绍果敢勇毅,深得拥戴,欲以不孝之罪废黜太子。王敦大会百官,声色俱厉的质问温峤:“太子有何德行?”温峤正色回答:“探讨高深的治国之道,使国家长治久安,这不是见识短浅的人所能认识的。依照礼义看来,这就是孝。”大臣们尽皆赞同,王敦阴谋未能得逞。

温峤被任命为丹阳尹后,担心钱凤会阻挠,便在王敦为他饯别时,故意到钱凤面前敬酒。钱凤动作稍微迟缓,温峤便装醉击落钱凤的头巾,变色道:“钱凤是什么东西,温太真行酒,胆敢不喝?”王敦以为温峤真的醉了,忙出言劝解。温峤出发后,钱凤对王敦说:“温峤和朝廷关系密切,而且和庾亮交好,恐怕难以信任。”王敦说:“太真昨天喝醉了,对你稍有失敬,你怎么能马上就这样诋毁他呢!”

图片 2

庾亮想削除苏峻的兵权,征召他为大司农。苏峻便与祖约举兵造反,温峤得知后,打算入京护卫都城。庾亮写信给温峤说:“吾忧西陲过于历阳,足下无过雷池一步也。”

温峤返回武昌,途经牛渚矶,见水深不可测,传说水中有许多怪物。温峤点燃犀牛角来照看,看见水下灯火通明,水怪奇形怪状,有乘马车的,有穿红衣的。当夜,温峤梦到一个人愤怒的对他说“我和你幽明有别,各不相扰,为什么要来照我们呢?”没多久,温峤就去世了。

综观温峤一生,主要政绩在西晋末东晋初的动乱年代。南下之前,他辅佐刘琨治理并州,抵御前赵,尽心效力,疲于奔命。南渡之后,历元、明、成三帝,平王敦、苏峻两次叛乱,内涉中枢,外任方镇,为东晋王朝的创立和巩固,立下了丰功伟绩,充分地显示出他出将入相、文要武备的过人才干,诚为挽狂澜于既倒的国之勋臣。

庾敳:森森如千丈松,虽礧砢多节,施之大厦,有栋梁之用。

陶侃:故大将军峤忠诚着于圣世,勋义感于人神,非臣笔墨所能称陈。临卒之际,与臣书别,臣藏之箧笥,时时省视,每一思述,未尝不中夜抚膺,临饭酸噎。“人之云亡”,峤实当之。

晋成帝:公明鉴特达,识心经远,惧皇纲之不维,忿凶寇之纵暴,唱率群后,五州响应,首启戎行,元恶授馘。王室危而复安,三光幽而复明,功格宇宙,勋着八表。

刘勰:温太真之笔记,循理而清通,亦笔端之良工也。

姚思廉:晋氏丧乱,播迁江左,顾荣、郗鉴之辈,温峤、谢玄之伦,莫非巾褐书生,晋绅素誉,抗敌以卫社稷,立勋而升台鼎。

房玄龄:忠臣本乎孝子,奉上资乎爱亲,自家刑国,于期极矣。太真性履纯深,誉流邦族,始则承颜候色,老莱弗之加也;既而辞亲蹈义,申胥何以尚焉!封狐万里,投躯而弗顾;猰窳千群,探穴而忘死。竟能宣力王室,扬名本朝,负荷受遗,继之全节。言念主辱,义声动于天地;祗赴国屯,信誓明于日月。枕戈雨泣,若雪分天之仇;皇舆旋轸,卒复夷庚之躅。微夫人之诚恳,大盗几移国乎!

胡俨:公当晋室之微,能以劳定国,丰功伟绩,不独着于王室,而豫章之人,不受王敦、苏峻之祸,公之利泽深矣。

邹鹏南:五马浮江典午微,中原云扰竟莫支。惟公天授豪杰资,弘毅有猷复有为。仗剑南来歴岖﨑,翼戴王室昌厥词。羣贤满朝挹光仪,王事靡盬劳驱驰。逆敦凭陵肆侮欺,神器振揺纲纪隳。断桁扼险公出竒,指顾之间含凤披。凶峻结约逼郊畿,乘舆播越徒嗟咨。公复奋身举义旗,感激将士张国威。羽书四发如星飞,征西遂下荆州师。指麾岳瞻与愆期,白石之役天相之。殱厥丑类无孑遗,策勲锡爵同三司。廷议欲留公固辞,旋舻南经牛渚矶。犀光下烛号蛟螭,翩然归镇曾几时。奄忽神游哲人萎,逺迩闻讣泪涟洏。丘墓千载江之湄,祠宇虽存人莫知。神明昭格于赫燨,井邑庇庥民实思。

王士祯:不是温忠武,谁堪第一流。飞书先赴难,洒泪独登舟。赤帻惊幽渚,黄旗指石头。孤亭临玉镜,淅淅荻芦秋。

全祖望:当时忠诚,孰有出温忠武之上者,卞郗二公亦其流亚,而才不足以匹之。陶侃因不预顾命,胸中怏怏,勤王之师累欲返镇,向非忠武,谁挽其驾?……司徒导之入石头也,侃笑以为非苏武之节,然向非忠武,侃亦无乃为甘卓之流乎。

王鸣盛:诸臣中亦惟温峤有英略,而峤又不永年,有以知晋祚之不长。

李慈铭:若羊祜之厚重,杜预之练习,刘毅之劲直,王濬之武锐,刘弘之识量,江统之志操,周处之忠挺,周访之勇果,卞壸之风检,陶侃之干局,温峤之智节,祖逖之伉慨,郭璞之博奥,贺循之儒素,刘超之贞烈,蔡谟之检正,谢安之器度,王坦之之风格,孔愉之清正,王羲之之高简,皆庸中佼佼,足称晋世第一流者,盖二十人尽之矣。

田余庆:门阀政治,主导者自然是高层门第,是他们与司马皇权共治。……少数臣僚虽非寒素,但门第却不甚高者,由于特殊机遇,攀升至举足轻重的位置,如温峤、郗鉴。不过他们也不可能入主中枢,因为得不到高门的广泛支持。建康政权像是一间股份公司,东晋皇帝是名义上的业主,轮流执政的门阀则拥有最大的股权,门第是入股的必要条件。……温峤、郗鉴门第二流,是靠政治机遇获取股份。他们难得在中枢获利,却能分割地盘,形成东晋的地缘政治格局。他们在地缘政治中各自经营,郗鉴非常成功,温峤具有经营成功的能力,却因不永年而未竟其业。

《晋书·卷六十七·列传第三十七》

温峤墓位于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,地处郭家山西南麓,于2001年2月发掘,为长甬道单室穹窿顶砖砌墓,是南京地区迄今正式发掘的墓主身份明确、地位最高的东晋勋臣墓葬。墓葬为由下水道、封门墙、挡土墙、甬道、墓室几部分构成,总长7.49米。出土有各类文物80余件,包括砖质墓志一方。墓志基本呈方形,长45厘米、宽44厘米、厚6厘米,文字及方格线刻划较浅。志文隶书,凡10行104字,字迹清晰。

图片 3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标签:,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