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皇后是怎么着壹位?草根皇后卫皇后的神话毕生

武帝皇后卫子夫有怎么样的传奇一生

卫子夫由歌女、夫人而成皇后,除了她的容颜美色之外,还因为她有太子刘据和战功赫赫的娘家做为她的支柱。但在她为皇后的38年中,是比较安分守己的。所以武帝死后,她的名誉还是得到了恢复。另外,应该指出的是,子夫的入宫,使她的弟弟卫青,外甥霍去病得到了施展才能的机会,从而为西汉在反击匈奴的战争中赢得了主动地位。从客观上讲,卫子夫对汉朝是有功劳的。因此,她的影响也是不能抹杀的。

司马迁在《史记自叙》中称赞卫子夫“嘉夫德若斯”,可见卫皇后有相当良好的品德,虽然出身卑微,但身居高位后却谦虚谨慎,也因此虽然年长之后失宠,但武帝仍旧相当尊重她,不似当年窦皇后虽然身为皇后,文帝却公然让宠妃慎夫人与皇后平起平坐。

卫子夫女士在汉王朝皇宫中崛起,是传奇性的。而凡是传奇性的,也就是命运性的。从一个女奴爬到皇后的宝座,没有自己的努力当然不行,但纯靠自己的努力,同样也不行,必然有许多不能预料又无法控制的因素介入。卫子夫女士温柔敦厚,小心翼翼,无论性格和品德,都无懈可击,可是正在她一帆风顺,即将高升皇太后之际,却又以意外的悲剧作为结局,使人不得不想起命运的力量。呜呼,大千世界,就像一座水泥搅拌器,而一个人,不过水泥搅拌器中的一颗沙粒,身不由主地随着环境转动,不知道碰到些啥,也不知道终点是啥。

卫子夫出身:平阳公主歌女

卫子夫女士的出场,在阿娇女士的篇幅里,已经叙述过,盖阿娇女士受到她严重的影响。不过,卫子夫女士和刘彻先生初见定情的那一段,却是一幅中国宫廷荒唐势利的片段画面。

在专制政体中,皇帝拥有无限权力,除了生他的老爹老娘之外,任何人都必须拍他的马屁,叔伯姑舅、兄弟姐妹,全都有志一同。拍得他舒服,就可钱权并至。拍得他不舒服,轻者没钱没权,重者脑袋搬家。

刘彻先生的老娘王女士,她在前夫金王孙先生家,已生了一女。后来姘上了西汉王朝第六任皇帝刘启先生,又生了三女一男。三女是:平阳公主、南宫公主、隆虑公主,一男就是刘彻。

——从前,皇后也好、公主也好,都有名有姓。自从公元前二世纪六十年代之后,儒家学派借政治力量,逐渐控制中国人的思想,女人地位遂一天比一天低落,低落到没有独立人格,成为男人身上的一种零件。于是,就只有姓,而没有名矣。偶尔有姓有名,倒成了奇迹。柏杨先生只好跟进,曰“某公主”,曰“某皇后”。

三位公主都是姐姐,刘彻先生则是幺弟。幺弟当了皇帝,三个姐姐的气势当然非凡,但三位姐姐对这位幺弟,可不敢端姐姐的架子,只敢端拍马屁的架子。跟我们故事有关的大姐平阳公主,她生命的一部分就是对她的这位唯一的宝贝幺弟,全神贯注,不久她就发现刘彻先生一直没有儿子。在古老的社会中,认为不生儿子,责任全在老奶,而不在臭男人。这种跟科学恰恰相反的理论,似乎到现代二十世纪,有些别具心肠的朋友,仍坚持如此如此,造成千千万万家庭悲剧。

既然臭男人没有责任,平阳公主理所当然地认为,宫廷里虽然美女如海,仍不可靠。她就在她的公主府里,特别选拔了十余位娇艳如花的良家处女,组成一个小队——我们可称之为“捕帝队”,教她们琴棋书画歌舞,以及洒扫应对进退。在严格的训练下,无一不精。盖幺弟经常去大姐家闲逛,在闲逛时,平阳公主就把她们展览出来,左蹦右跳,专等上钩。这十余位美女的前途不可限量,万一被刘彻先生看上,就有“大热特热”的可能性,如果再蒙观世音菩萨保佑,生了一个儿子,那更了不得兼不得了。一旦为皇帝生下了继承人,连平阳公主都得倒转过来看她的颜色。卫子夫女士的出身是女奴的女儿,还没有资格进这个圈圈。她只是次一等的,平阳公主的歌女之一。

后宫专宠 翻身皇后**

公元前139年农历三月的头一个巳日,刘彻先生去首都长安北郊渭水河畔的坝上,祭奠鬼神。祭奠鬼神已毕,返回皇宫途中,顺便到姐姐平阳公主家。皇帝御驾亲临,乃响雷般的大事,当然大开筵席。“捕帝队”的美女如云,也全部出动,围绕着他又歌又舞、又挨又挤、又夹菜又劝酒,还可能有人坐到他大腿上。如果是柏杨先生,早就魂销骨蚀,当场出丑。可是刘彻先生那一年虽然只不过才十九岁,正是兵强马壮的年龄,竟然毫不动心,盖他对脂粉阵可见得多啦。

平阳公主看到眼里,急在心头,只好退而求其次,再召次一级的娘子军出场。于是卫子夫女士的机会来临,歌舞到一半,刘彻先生的贼眼就在她身上骨碌碌地打转。呜呼,漂亮的老奶到处都有,而必须“光艳夺人”,才算第一等天姿国色。尤其当美女满坑满谷之际,大家都差不多,没有突出的艳光,不能吸引见过场面的臭男人的注意。卫子夫女士显然具备这条件,而她也察觉到爱情开始在她耳膜上轻敲,也就用她的媚眼回报。平阳公主具有女人的细心和敏感,问老弟曰:“那个小妞,模样如何?”刘彻先生恍恍惚惚曰:“她叫啥?啥地方人?”平阳公主告诉了他,他失声曰:“好个漂亮的娇娃。”说着,他站起来,说他有点热,要换衣服,向换衣服的房间走去。平阳公主使了一个眼色,卫子夫女士就追踪而至。

尚衣轩里发生了啥事,用不着细表。反正是事过景迁之后,他们终于出来,刘彻先生面有倦容,卫子夫女士鬓松发乱。平阳公主心里雪亮,表示愿把卫子夫女士送进皇宫,刘彻先生大为高兴。

卫子夫女士临入宫时,平阳公主摸着她的背曰:“此去定然受到宠爱,保重身体,将来尊贵,莫忘了我们。”看情形一帆风顺,十拿九稳。可是人生道路总是曲折的,卫子夫女士入宫之后,首先遇到皇后阿娇女士的打击,而皇宫里的老奶,一个个杏脸桃腮,当皇帝的臭男人,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,刘彻先生跟卫子夫女士一度春风,不过有钱有权的大爷一时兴起,久不见面,早就忘了净光。卫子夫女士的满怀热情,化作一腔凄凉,她才知道事情并不像她想象的简单,谁都帮不上忙。

然而,幸运之神再度照顾她。一年后,皇宫里因宫女过多——约略估计,那时的宫女约有一万余人——刘彻先生要释放一批出宫。一些陷于绝望的老奶,都盼望自己也在释放之列。卫子夫女士想到未来,与其困在里面,年华逐渐老去,不如仍回到平阳公主家,仍当一个歌女,还可能觅取夫婿,终身有靠。所以,当她随着申请出宫的宫女群晋见皇帝,听候裁决的时候,她拜倒座前,忍不住流下眼泪。刘彻先生霎时间想起前景,就留住她,而且宠爱有加。

皇后阿娇女士的反应十分强烈,把气出到卫子夫女士弟弟卫青先生身上,经过情形,前已言之。想不到这场逮捕,反而引起刘彻先生对阿娇女士的厌恶和对卫子夫女士更深的爱怜。她阁下因祸得福,从此时来运转,应验了古人对专制政体的形容: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。”于是——

卫子夫女士的大哥卫长君先生,稍后担任宫廷警卫官。

卫子夫女士的弟弟卫青先生,稍后不但担任武装部队总司令,而且娶了他的主子平阳公主。

卫子夫女士的姐姐卫君孺女士,嫁给公孙贺先生。公孙贺先生稍后被封为侯爵,担任交通部部长,不久擢升为宰相。

卫子夫女士的妹妹卫少儿女士,最初跟平阳公主的家人霍仲孺先生私通,生了一个儿子霍去病,霍去病先生稍后跟舅父卫青先生并居高位,担任武装部队总指挥,把匈奴汗国打得七零八落。再稍后,卫少儿女士把霍仲孺先生一脚踢,看上了破落户陈掌先生,硬嫁给他。刘彻先生就命陈掌先生担任太子宫总官。

而卫子夫女士自己,则生了三女一男。三女是:卫长公主,阳石公主,诸邑公主。一男是:刘据。公元前128年,刘彻先生正式封卫子夫女士为皇后,立七岁的刘据先生为皇太子。卫氏家族,势倾全国。任何人都不会想到一个女奴的女儿——也是一个女奴——竟手转乾坤,在西汉王朝中,建立如此庞大广泛,而炙手可热的势力。世界上如果有传奇性事迹的话,这正是典型的传奇性事迹。当时民间就有歌谣曰:

生男不必太欢喜

生女不必心悲煞

试看卫子夫

一家霸天下

年龄渐老 伏下覆灭的种子

当卫家势力鼎盛,万人称羡之际,已埋伏下覆灭的种子。首先是卫子夫女士年龄渐老。“老”对于漂亮女人是一种残忍的酷刑,任何美女都无法不老,而老了之后,容颜凋谢。卫子夫女士当然美貌绝伦,不绝伦便抓不住老帝崽,但人无十年好,花无百日红,年老则色衰,一天一天的不复当年。色衰则爱弛,刘彻先生自然不再顾念黄脸婆。所以到了后来,卫子夫女士虽贵为皇后,也很难见到皇帝一面。刘彻先生这时正沉醉在更年轻更漂亮的王夫人、李夫人、尹婕妤、赵钩弋女士等等的温香暖玉酥胸中。其次是,皇太子刘据先生,他遗传了母亲敦厚的性格,史书上说他“仁恕温谨”,而老爹刘彻先生,却聪明能干,反应灵敏,多才多姿。他嫌他儿子不够精悍,一点也不像自己。

这两种危机使卫子夫女士母子产生恐惧,盖千万双暗箭,正射向她,灾祸可能一旦爆发。刘彻先生也察觉到他们的不安,特别告诉身为武装部队总司令的卫青先生曰:“皇太子敦厚好静,一定可以安定天下,这还有啥可忧虑的。如果挑选守成的君主,没有比皇太子更适合的人选。听说皇后和皇太子惶惶终日,如果真有这回事,请他们了解我的本心。”卫青先生除了感谢皇恩浩荡外,也深自庆幸。

很多迹象说明刘彻先生也确实有这种心愿。他阁下除了喜欢声色犬马外,跟秦王朝嬴政大帝一样,也喜欢云游四方,到处乱逛。不过小民乱逛就叫乱逛,帝王乱逛,在官文书上则叫“出狩”“巡幸”——“出狩”还像人话,“巡幸”就是狗话。不管人话也好,狗话也好,刘彻先生每次离开首都时,就把政府交给儿子刘据主持,把皇宫交给卫子夫主持。母子们战战兢兢,诚惶诚恐,所作的决定,刘彻先生无不十分满意。刘据先生性情宽厚,对于死刑案件最后裁决时,如果发现是场冤狱,就立即加以平反,引起人民的赞颂膜拜。然而,任何专制政府,无一不是只重视官权,不重视人权的。刘彻先生所用的酷吏群,那些位高权重的官崽,以逮捕和杀戮为他们唯一的邀功和升迁途径,而皇太子似乎偏偏跟他们作对,断了他们的前程,自然怨声载道。最初不过窃窃议论,后来开始在刘彻先生面前婉转攻击。卫子夫女士感觉事态严重,再英明的人都挡不住如火如荼的小报告,何况,她深知刘彻先生并不英明,只不过一个普通的酒色之徒而已。她告诫儿子曰:“遇到大事大狱,应该留待老爹决定,你可不要自作主张。”但是,刘彻先生却每一次都支持儿子,认为老妻太不坦诚。政府官员遂分成两派,尊重人权的是一派,尊重官权的又是一派。酷吏群是一个庞大的势力,他们对刘据先生的陷害,无所不用其极。

公元前106年,卫青先生逝世,官权派高兴得跳起来,大开香槟庆祝。盖老娘失宠,老舅又死,而宫廷中的父爱最不可恃,正是对刘据先生下手的时候。刘彻先生那年五十二岁,在古代的宫廷里,已算老矣耄矣。大概感到来日无多,而更加荒淫,卫子夫女士更难见他一面,攻击就更加猛烈卑鄙,这得举个例子。

有一次,刘据先生进宫晋见老娘,大概逗留的时间稍久,宫门警卫官苏文先生——官权派的小喽?之一,向刘彻先生告密曰:“皇太子跟宫女们乱搞起来啦。”刘彻先生倒还漂亮,好小子,你喜欢妞儿呀,立刻下令把太子宫的宫女,增加到二百人。苏文先生抹了一鼻子灰,心还不甘,他和他的宫门警卫官同僚常融、王弼二位先生,就更加紧收集刘据先生的过失。如果刘据先生没有过失,他们就捏造过失,并在捏造的过失上,加油加醋,使它不但变成真实的,而且是严重的。卫子夫女士把他们恨入骨髓,曾跟儿子密商,要儿子禀报老爹,杀掉他们。刘据先生这时已二十九岁,危机四伏的环境,培养出他的政治警觉,他知道仅只杀掉几个爪牙无补于事,反而更增加仇恨;而且,也未必能杀掉他们。他曰:“我们以后只有更加小心,只要不做错事,老爹英明,向来不信奸邪,没啥可忧愁的。”恰巧刘彻先生有小病躺床,教常融先生召唤刘据,常融先生回报曰:“皇太子听说你病啦,脸上一团高兴。”刘彻先生像挨了一记闷棍,一语不发。等了一会,儿子赶来,刘彻先生瞧他脸上有眼泪的痕迹,觉得不对劲,一再盘问,勃然大怒,把常融先生处决。

——呜呼,宫廷斗争是最可怕的斗争,盖任何斗争都有天伦的温暖,只有宫廷斗争,骨肉之间都不免猜忌诈欺。刘据先生的泪痕显然是伪装的,再孝顺的儿子,即令听到老爹横祸惨死,也不可能立即珠泪倾盆,而且一直持续到抵达现场。然而,我们不责怪刘据,斗争的残酷使他不得不用诈术以自保。父子之情,在宫廷中淡薄如纸。

中国皇帝群中,在位五十年以上的,得一个焉,曰辽帝国第六任帝耶律隆绪先生。在位五十五年以上的,则只有我们的男主角刘彻先生。他十七岁登极,七十一岁才总算翘了辫子,未免活得太长。一个专制帝王活得越长,他的罪恶也越多。并不是他本人不好,而是制度使他身不由主。无限权力使人发疯,长期的无限权力,不但使人发疯,还使人像猪一样的发疯。

握有无限权力的人,不管嘴巴说得如何漂亮,内心无一不恐惧死亡——尤其是被人宰掉的死亡。刘彻先生可以说是天下最幸福的人(假设幸福的意义是权和钱,以及可以随心所欲的话),如果他能够一直这样,那该多么好兼多么妙。可是他知道寿命有限,任何人最后都要挺尸,所以,他采取两项措施:一是积极的,大肆招揽巫法师为他烧炼不死之药,希望用小民的血汗钱,烧炼出一粒或两粒仙丹,吞下尊肚,就可永远活着,永远享受他的荣华富贵。

——幸亏这仙丹没有炼成,否则他阁下一直活到二十世纪的今天,而别的小民却一代一代死亡,我们可不会买他的账。老帝崽谋生乏术,在街上晃来晃去,凭他那两下子,恐怕去妓院当大茶壶都没人要。

另一项措施是消极的,那就是他严密地防范被人暗算,他不但恐惧人的暗算,更恐惧鬼神的暗算。在公元前二世纪那个时代,人们坚信用巫术可以致人死亡,所以刘彻先生对巫术也特别敏感。皇后阿娇女士之所以被废,囚死长门宫,并屠杀三百余人,就是起因于阿娇女士玩弄巫蛊。

关于他阁下求不死药部分,与我们无关,不必提它。关于防范巫蛊暗算,那正是事情的关键。

整蛊受牵连 悲惨自杀

宰相公孙贺先生的妻子卫君孺女士,卫子夫女士的姐姐也,他们的儿子公孙敬声,继任老爹的交通部长官职,荷花大少兼纨绔子弟,又兼公子哥儿。仗恃着老爹是宰相,姨妈是皇后,表弟是皇太子,舅父又是武装部队总司令,在长安城中,无恶不作。最后,公元前91年,他阁下戳了一个大纰漏,贪污军饷一千九百万钱。官权派乘机揭发,卫家再大的巴掌,也遮不住这么大的犯罪。在法律上,那是确定无疑的死刑。公孙贺先生爱子心切,想出了一个自以为奇妙之法。原来当时有侠客朱安世先生,劫富济贫,杀赃官,救小民,闹得大啦,连皇帝都大为震怒。可是,朱安世先生行侠仗义,朋友密布,虽然严令追缉,他仍逍遥首都。公孙贺先生向刘彻先生报告说,他愿捕获这个“剧盗”,来为儿子赎罪。刘彻先生应允。

在宰相的严厉督促下,朱安世先生终于落网。当他听到事情经过后笑曰:“公孙贺想用我的性命去救他的儿子,我要教他满门灭绝。”于是他揭发公孙敬声的罪状:如何跟阳石公主私通,如何用巫术咒诅刘彻先生赶快死掉,又如何在刘彻先生常走的御道旁,埋藏咒诅用的木偶。

刘彻先生七窍生烟是在意料中的,下令连同老爹公孙贺先生一并逮捕,交由司法部长杜周先生侦查。杜周先生也是西汉政府的酷吏之一,这下子生意上门,苦刑拷打兼软欺硬骗,案情向四下蔓延,卫家亲属,几乎牵连进去一半。包括刘彻先生跟卫子夫女士的两位亲生女儿阳石公主和诸邑公主,双双自杀;卫青先生的儿子卫伉,绑赴刑场,斩首。公孙贺、公孙敬声,囚死监狱,公孙家所有男女,全部屠戮。

——为了营救一个犯法的儿子,使全族数百口被杀,正是“因小失大”的注脚。而为了保护自己的性命,杀掉当事人也就够啦,却交由酷吏去左陷右害,连亲生女儿都杀,刘彻先生也太冷血。而酷吏是官权派的主流,他们怎么能放过打击人权派精神中枢的良机?呜呼,法律在能够独立执行时,才是法律,法律在政治的或私心的使用下,便不是法律,而只是流氓报复时用的扁钻矣。

在公孙事件中,卫子夫女士的女儿、姐姐、姐夫、侄儿,都死于非命。然而这只是一个开端,惨烈的剧变还在后面。官权派头目之一的江充先生,紧接着对卫家作最沉重的也是最后的一击。

江充先生是赵国邯郸人,他的妹妹嫁给赵王刘彭祖先生的儿子刘丹,因妹妹的裙带关系,成为刘彭祖先生的重要宾客。可是到了后来,刘丹先生疑心这位舅哥把自己不可告人的一些罪行,向老爹打小报告,郎舅之间,遂翻了脸。刘丹先生仗着他是法定的王太子,大发兽威,派人逮捕江充先生。江充溜之乎也,于是把江充的老爹和老哥抓住,一律斩首。江充先生逃到首都长安,遂向刘彻先生控告刘丹先生不但跟亲姐姐通奸,而且跟老爹的姬妾通奸,还交结土豪劣绅,抢劫小民。毫无疑问,他向刘丹的老爹打的小报告,大概也是这些。

刘彻先生看到江充先生的报告,立即逮捕刘丹先生下狱。调查的结果是,证据确凿,理应判处死刑。可是,刘彭祖先生是刘彻先生的异母老哥,一再求情,甚至要求率领他封国的勇士,攻打匈奴汗国,来为儿子赎罪。在法律之前,儒家学派是不主张平等的,而有“八议”之条:一曰议亲之辟,亲属犯了法要商量。

二曰议故之辟,朋友犯了法要商量。

三曰议贤之辟,有道德的人犯了法要商量。

四曰议能之辟,有才干的人犯了法要商量。

五曰议功之辟,有功勋的人犯了法要商量。

六曰议贵之辟,有权势的人犯了法要商量。

七曰议勤之辟,工作努力的人犯了法要商量。

八曰议宾之辟,帮闲拍马的人犯了法要商量。俗话云:“王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。”酱萝卜常用这话证明中国自古就尊重人权。事实上,八议之下,当官的几乎无一不可商量,官越大越不犯法,“刑不上大夫”是也。只有小民倒楣,一点也不可商量。古书上曰:凡在这八议范围之内,轻罪则原谅他,重罪则改为轻罪。不过在表面上,他们是犯了法。这正是传统文化的渣滓,法律不是公正的,而是可大可小的“说不准学”。原文:《周礼·秋官·小司寇》孙贻让先生正义:“凡入八议限者,轻罪则宥,重罪则改附轻比,仍有刑也。”拉得远啦,且归正题。刘丹先生是“八议”中的第一议,所以弄来弄去,仅不过剥夺他阁下王太子的角色。然而,一个小民能把王太子告垮,在当时,已造成大大的震撼。

不但小民震撼,连刘彻先生也震撼。他召见江充先生,对他的谈吐和态度,大为满意,任命他当首都特别警察厅厅长,专门负责缉拿贼盗和维持社会秩序。他果然不避权贵,大大地露了若干手。有一次,某一位公主,仆从如云,奔驰皇帝专用的御道上,江充先生派人拦住,公主曰:“皇太后曾有命令,特准我使用御道。”江充先生曰:“既然特准公主使用,公主只能自己使用,别人不能使用。”把仆从和车马,一律没收。

这显然是对皇太后的命令故意曲解,然而刘彻先生认为他守法不阿,大为奖赏。江充先生遂开始膨胀,走上挑剔苛察的路,成为官权派酷吏群之一,不久就跟卫家冲突。

起因于皇太子刘据先生的信差在御道上奔驰,江充先生把信差囚禁起来。刘据先生吓了一跳,派人向江充先生求情曰:“我不是爱护信差,只是不愿老爹知道,这都是我的错,平常失于教导,求江先生从宽处理,赐给我自新的机会。”江充先生不但拒绝,反而原原本本报告给刘彻先生。刘彻先生大喜曰:“当一个忠实干部,固当如此。”对江充先生更加信任。江充先生从此成为人人恐惧的人物,而他也以此沾沾自喜。

公孙事件发生于公元前91年。公孙家族屠灭后不久,不知道是气的,还是吓的,刘彻先生在甘泉宫(甘泉,位于首都长安西北八十公里,今陕西淳化北),卧病在床。那一年刘彻先生已六十七岁,正是随时都可以四脚朝天的年龄。江充先生忽然感觉到事态严重,灾祸正在他头上盘旋,盖万一刘彻先生死掉,刘据先生坐上宝座,公仇私怨,一旦报复,老命不保。于是,他在精密的计划下,走上偏锋。

江充先生的计划是把刘据先生陷进巫蛊巨案之中,连根拔除。他向刘彻先生一口咬定说,御体所以违和,完全是巫蛊作祟。前已言之,刘彻先生天不怕,地不怕,就怕巫蛊。他命江充先生负责侦查。一场可怕的屠杀,于焉展开。江充先生雇用了很多外国的巫术专家。在戒严令下,长安入夜之后,街上如同鬼域,没有别人,只有这些外国专家出动,四处寻找巫蛊。巫蛊事实上是不存在的,他们就把一些木偶之类,随意埋到人家门口,再用脏东西污染,然后把那家的家人拘捕,拘捕后发生什么事,可以推猜得到。史书上说,那些酷吏把铁条烧红,在“人犯”身上火烙,再用铁钳去拔“人犯”的头发、牙齿,甚至更敏感的地方。自然一个个“坦承不讳”“自动招认”。用句现代流行的话说,那就是“他自己承认啦”。这样的,一个巫蛊案接连一个巫蛊案,宣告破获。被处决的可怜小民,前后有数万人。那时,刘彻先生已经陷于歇斯底里状态,总在疑心有人害他,所以,虽然无数高级官员知道小民冤苦,可是,没有人敢说话。

“没有人敢说话”,是专制政体的丑剧和小民的悲剧。专制帝王像一个咻咻喘气的畜生一样,被一些不敢说逆耳之言的摇尾系统,团团困住,任凭他踢腾咆哮,总不能跳出这个人为的陷阱。

江充先生在民间的栽赃,只是为了向皇太子栽赃铺路。当刘彻先生对江充先生的杀人如麻,表示满意后,江充先生抓住机会,命他的助手檀何先生提出报告说,根据严密而慎重的调查,巫蛊的大本营,就在皇宫之内。刘彻先生遂溜到甘泉,命江充先生搜查皇宫。

江充先生率领以檀何先生和苏文先生为首的特种部队,在皇宫中忙碌得像真的一样,意料中的,别的宫中都没啥,独独在皇后宫和皇太子宫,从地下掘出无数大大小小的木偶。尤其可怕的是,在皇太子的书房,还“顺便”查出语词悖逆的书信。这是大逆不道的真赃实据,江充先生宣称要奏报皇帝。而奏报皇帝的结局,皇后和皇太子只有死路一条。

最吃惊的是皇太子刘据先生,他对那些真赃实据,根本不知道是哪里来的。他向江充先生请求去甘泉拜见老爹,当面陈明,但江充先生坚持不允。刘据先生向他的老师石德先生请教怎么办,石德先生曰:“公孙宰相和两位公主,都因巫蛊被杀。如今江充如法炮制,目的在诬陷你们母子,你如何能为自己辩解?为了救命,不如逮捕江充,追究真相,再作打算。”刘据先生紧张曰:“江充是奉老爹之命,怎能碰他?”石德先生曰:“老爹正在甘泉养病,不能问事,奸党胆大妄为,如果不迅速反应,扶苏覆辙,恐怕再演。”

——扶苏先生,是秦王朝第一任皇帝嬴政先生的长子,被立为皇太子后,因为跟老爹意见不合,被派到北方边疆。公元前210年,嬴政先生死在游逛的归途上,宦官赵高先生跟宰相李斯先生,发动一项阴谋,假传嬴政先生的圣旨,把扶苏先生处决,而立嬴政最小儿子胡亥先生继任帝位。

刘据先生现在的情绪是既悲又愤,既恐又慌。最后,他决定反击,下令他的卫士,逮捕江充。江充先生虽有无比的聪明和无比的强大后台,料不到会出现这种场面。他被捉住后,立即砍下尊头,而那位帮凶檀何先生,则被活活烧死。

只有苏文先生漏网逃走,奔到甘泉向刘彻先生报告。刘彻先生惊疑不定,曰:“皇太子一定因为在皇宫里掘出木偶,迁怒江充,等我唤他来问个仔细。”当即派人前往,可是这位钦差大臣,跟苏文先生一党,苏文先生向他使了一个眼色,他阁下立刻就明白他的任务。于是,在外面睡了一大觉,回来禀报曰:“皇太子已经起兵叛变,不肯前来,反而要杀我,我只好逃回。”

任是父子之情,也经不起这种再三再四、再五再六、精密计划下的重重离间和节节挑拨。刘彻先生气得鼻孔冒烟,下令宰相刘屈牦先生逮捕皇太子。正好宰相府的秘书长,奔向甘泉宫报告事变,刘彻先生曰:“宰相有啥行动?”秘书长曰:“宰相因事情重大,秘不敢发兵。”刘彻先生跳高曰:“事情已闹得天下皆知,还秘个屁?教刘屈牦马上逮捕叛徒,立即斩首,坚闭城门,不要让一个逃走。”接着再下令,首都长安附近部队,由宰相全权调遣。本来张慌失措,怕得要死的刘屈牦先生,这时精神大震,率领大军,向太子宫进发。刘据先生骑虎难下,他虽然不愿跟老爹对抗,现在也不能不对抗。于是,他再假传圣旨,宣称老爹病危,奸臣作乱,奉令发兵讨伐。把狱中囚犯全数赦出,与太子宫警卫军联合,展开血战。

刘彻先生担心他的军队失败,急从甘泉赶回长安,进驻城西另一个小皇宫——建章宫。这时双方血战正酣,刘据先生派人调发驻防在长水战斗力最强的外籍兵团马通先生,是江充先生的党羽,他把信差截住杀掉,告外籍兵团曰:“军令有诈,不可接受。”反而率领外籍兵团向长安疾进,加入围攻太子宫的宰相部队。

西汉政府一向使用“节”作为皇帝诏令的信符,“节”是一根制造精美的竹竿,上面系的是红缨,刘据先生就用它来征调军队。老爹刘彻先生不得已,只好在红缨之上,再加黄缨,以示区别。刘据先生用红缨节征调长安北部军区司令官任安先生,要他发兵,任安先生还不知道真假,但觉得有点不对劲,于是在接受了红缨节之后,进入营房,下令戒备,拒绝出兵。刘据先生遂陷于缺少兵源的窘境,他只好突围,数万军民联合兵团,跟宰相刘屈牦先生的政府兵团,在长安城中,苦斗五天五夜,伏尸如山,血流如河。刘彻先生在建章宫发号施令的消息逐渐传出,民间开始知道皇太子叛变,追随他的人遂逐渐逃散。石德先生以及其他得力助手,也全部战死。刘据先生不久就不能支持,他带着两个儿子,向覆盎门逃亡,而覆盎门早已关闭。正在焦急万状,副宰相田仁先生,看到眼里,于心不忍,开门放他逃走。刘屈牦先生一看事变主角被放出城,就要处决田仁先生。宰相之一的暴胜之先生曰:“副宰相是政府高级官员,应该奏明皇帝才对,怎么能随便下手乎哉?”刘屈牦先生觉得也有道理,就把田仁先生释放。

刘彻先生正把亲生儿子刘据恨入骨髓,一听说刘据先生逃走,可能后患无穷,就立刻血压上升。又听说是田仁先生放掉,又听说暴胜之先生反对处决田仁,不由得两眼发红,暴跳如雷,喊曰:“副宰相放走叛徒,宰相处决他,这是法律。暴胜之是什么东西,怎么敢说情?”暴胜之先生只好自杀。暴胜之先生都逃不过,田仁先生更逃不过。而刘彻先生又认为任安先生存心观望,是个投机分子。于是,田仁、任安,一齐腰斩。悲夫。

紧接着,刘彻先生派皇族总管刘敢先生,到皇宫收回皇后卫子夫女士的御玺。呜呼,事情发展到这种天翻地覆的地步,已不是任何人力所能挽回。卫子夫女士听到刘据失败消息,就知道会有这种结局。她交出皇后御玺之后,拒绝再接受更屈辱的厄运。她是一个温柔敦厚的女性,但也是一个勇敢的女性,她痛哭了一场,然后悬梁自尽。卫子夫女士自公元前128年当皇后,到公元前91年自杀,当了三十八年,时间不能谓不长。她死时的年龄,不得而知,假定当皇后之年是二十岁的话,死时大概五十七岁。苏文先生兴高采烈地,把她的尸体塞进一个小小的薄棺里,然后草草地埋葬在长安城南的桐柏亭。卫子夫女士一生,在香淋淋的传奇中开始,在血淋淋的传奇中结束。但她的死并不能使事情也跟着结束。她带给卫姓家族三十八年之久的无比荣耀,也带给卫姓家族一霎时无比的灾祸。刘彻先生下令屠灭卫家三族,即令他儿子刘据的那些姬妾——一群可怜的美女,也一并逼她们自杀,凡是帮助刘据先生的那些太子宫的官员,都全族处决。刘彻先生已发了疯,数十万人在他盛怒之下丧生。

关于卫子夫女士,到这里为止。为了故事的完整性,我们继续报道她儿子跟那些对头的命运。

刘据先生逃出长安后,带着两个儿子,一直向东,逃到湖县,投奔一位住在泉鸠里的老部下。可是这位老部下太穷苦啦,全家日夜编织草鞋,用卖草鞋的钱供应他们。刘据先生难以为情,忽然想起就在湖县的另一位老部下,比较富有,如果能得到他的帮助,才有可能长久隐居。于是写一封信,雇了一位乡下人前往投递。想不到,这一封信泄露了秘密。是有钱的朋友出卖了他乎?或是霉运当头,乡下人被抓住了乎?反正是,这封信竟落到邻县的新安县县长李寿先生手中。他亲自出马,前往拘捕。刘据先生父子和老部下起而反抗,反抗当然失败。刘据先生只好追随他可怜的母亲卫子夫女士之后,也悬梁自尽。两个儿子和老部下,命丧刀口。惜哉,老部下的姓名事迹,没有留传下来,我们为他的侠义牺牲,流泪顶礼。

——卫子夫女士的骨肉,死得凄惨。然而,人生的变数太多,天下事往往不能以一厢情愿地预料。刘据先生的儿子之一刘进先生,生子刘询。因祖父和父亲都是叛徒,他那时虽然还在怀里吃奶,照样被囚进监狱,而且几乎被对头害死。想不到,十七年后的公元前74年,宰相霍光先生忽然看上了他,拥戴他坐上宝座,成为西汉王朝第十任皇帝汉宣帝,此是后话。

卫子夫女士的全族屠戮,那些对头正在大喜若狂,庆幸全胜的时候,厄运也开始罩到他们的尊头之上。住在壶关的小民令狐茂先生,冒着坐牢丧生的危险,上一份奏章给刘彻,为皇太子申冤。刘彻先生在杀了千万人之后,想起来到底是自己的亲生骨肉,又看到奏章,气已消了一半。刘邦陵墓管理员车千秋先生接着再上奏章给他,这时,事过景迁,刘彻先生又查出刘据确实被江充逼反。车千秋先生在奏章中曰:“儿子玩老爹的军队,罪不过打一顿屁股罢了。皇太子因过失误杀了人,又有啥罪?我本不敢说这种话,是我梦见一个白头发老头,教我说这话的。”刘彻先生深深地感动,泣曰:“父子之间起了冲突,别人实难插嘴。你能为皇太子申冤,定是俺祖宗刘邦先生,在冥冥中教你开导我也。”

刘彻先生遂即任命车千秋先生当礼仪部部长,然后越想越气,忽然间大发雷霆,做一百八十度的转变,下令屠杀江充先生全家。又下令把苏文先生绑到桥柱上,纵火活活烧死(檀何先生也是被活活烧死的,我们痛恨任何酷刑,但我们对他们二人烧死时的惨叫,无动于衷)。再把刘据先生安葬在身死之处的泉鸠里,又在湖县建“思子宫”,宫中再建“归来望思台”,表示他的哀忱。后人有诗叹曰:骨肉乖离最可悲宫成思子悔已迟

当年杖马如犹在应赋招魂续楚辞——然而,奇怪的是,刘彻先生既杀奸佞之罪,又做思子之宫,怀念枉死的儿子和孙儿,却对儿子和孙儿的后代,毫不顾惜。像怀抱中的刘询小娃,固仍囚禁在狱也。我们认为,老帝崽只不过为了表示一下他的英明仁慈罢了,非内心有啥真正觉悟和真正懊悔也,仍是一个混蛋。

最后,介绍宰相刘屈牦先生。他为主子立下了汗马功劳的次年,宦官郭穰先生向刘彻先生打小报告,说刘屈牦先生跟贰师将军李广利先生秘密约定,准备拥立刘彻先生的另一位儿子刘?先生当皇帝,而刘屈牦的妻子,也请了女巫登坛作法,诅咒刘彻早死。刘彻先生霎时间又跳进巫蛊的圈套,把刘屈牦先生腰斩,把刘太太拖到闹市华阳街,砍头示众。

嗟夫,这一场空前庞大的宫廷斗争,为人间带来一片血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标签:,
网站地图xml地图